叶澈暄

吃的cp很杂,但基本都是冷圈。
大本命地冥,赤羽,楚天行,藏a,小空,温皇
本命小明,千叶,,墨倾池,素素,纪无双,地茧,任平生,
(以上全部不分前后。
刀糖都产,产量随缘,产什么看心情。
cp主要
霹雳:昙楚(不拆不逆),人地(不逆),天者x地者(不拆不逆),素还真x千叶传奇,墨邃(不逆),无神论x剧作家,邪说x离凡(不逆),鷇音子x三余(不拆不逆),金银(不拆不逆),意绮(不拆不逆)。
金光:温赤,雁俏,杏默,军兵,史藏,飘策,废锻,竞千,蟹牛(全部不拆不逆)
域界:基本都吃。
武侠:陆小凤x花满楼,展昭x白玉堂,张无忌x宋青书,花无缺x小鱼儿,(全部不拆不逆)
欧美:锤基,2j,ce,(前面的不拆不逆)盾冬或者盾铁。
其他:黑瞎子x解语花,叶修x蓝桥春雪(许博远),喻文州x黄少天。
⚠️吃不代表我会产。
同圈欢迎交流,私戳扩列或互关。

【温赤】两句话的段子

此刻我将我的手放在你的颈侧,你便是我的爱人。
而此刻我将我的刀置在你的心口,你便是我的猎物。

梗来自惠特曼,应该是自己之歌,但是哪一节我就记不得了。

【温赤】 镂窗(上

如果时光停滞不前,是不是擦肩而过的瞬间彼此会纠缠再久。

“这一杯酒,敬久不见的故人。”
佳酿微晃,印着那一轮皎皎残月。

可惜时终不遂人愿,不多久便被忽起的夜风带来云雾所遮掩。
饮酒的兴致消散不见,心头苦意泛上,思念更甚,只得一笑付之。

“连想都想不得,真是无奈啊……”

所幸闲云斋的风依旧安好,温皇收了酒具起身回屋。屏风内烛火恍恍,透过层层纱窗,一如阳光。

凤蝶轻声推了门端着茶入了小间,隔着屏风窥见随着风明明灭灭的烛光。
“主人。”

温皇侧卧在贵妃榻上,嗯了一声。不曾放下手中的卷书,凤蝶却知道他的心思未在这字里行间。

他的心绪在早在风中飘向远方,随着那锦盒里暗藏的一只沙蛊,缠在远隔万里的故人身边。

一轮皓月,两处相思。

明明只是沉默,却有着沉默的默契。

待他再度回神转念之时,却是烛泪已尽,阴云已散。

温皇唇角笑意浮上,沾了沾冷茶。

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飏。仰头看明月,寄情千里光。

凤蝶收了茶杯,见他又望向窗外,疑道“主人在看什么?”

“月是两情寄心处,风是牵神引魂绪。”


另:依然是一遍过脑糊的文,请不要太在意细节

【温赤】摩天轮


本文参加第七次讲文明树新风活动
主题3,be

1,意识流预警
2,刀
3,现代设定

【摩天轮是爱情升起又降落的地方。】
这句话是那天神田提起他和伊川紫去游乐园约会时,赤羽才第一次知道的。
对于他来说,摩天轮这种与浪漫这两个字紧密挂钩的东西,一直可有可无。
而他心知对温皇亦是如此。

所以他们从来没有去过。

即使是约会也是咖啡厅或者比较正式的餐厅,又或是安静一点的清吧。
而当他们发现的时候,简单而沉稳的相处已成了彼此的常态。


可最初不是这样的。

-----------------------------------------

青年的生活大多可以用两个字概括
【酒】与【性】

最初一切只如醉梦里的一场战争,燃烧生命,这是谁也不甘屈服的对抗。

而爱,则不充当着那么重要的角色。

与此同时,轻狂与气盛也在他们的身上展现无遗。

不明来历的情感浓烈至极,火一般得灼烧着彼此的躯体,碰撞,纠缠,一切随着温度上升,膨胀,蔓延,直至失感。

仿佛世界只剩下对方的体温。

最后,化为燃尽烟支的一抹残红,融进辗碾为灰的余烬里,飘散于微风带走的轻烟。

再不见炙热如初。

可扪心自问,“自浓烈归于平淡,不是感情最好的结局吗?”

【爱情也像摩天轮,有上升的一日,就有落下的时分。注定如此。】

那为什么没有尝试过这样平淡的约会呢?
或许是因为不喜欢,或许是因为没时间。

或许是因为,太缠绵。

------------------------------------------


又是九点半才真正放下手里的工作,而此时,灯火通明,月已东升。

依然是一样的景色。

是这个世界太简单。
街的灯火夜夜如此,不如旧时那轮月,总是或残或缺,半隐在薄雾般的一抹云后,悄悄地叫你忆起相思的惆怅。

月寄托了古往今来多少愁肠,而他酒满月残的感伤,却在接连不休的工作里,同那轮皎洁的月沉到了心底,再也未捞起过。

--是城市的繁华令忙碌麻木了情感。

所以,答案才会是

“那太过缠绵了
我们没有这样的时间,
也无须这样的浪费精力”

一句太缠绵,断了彼此所有的退路。

------------------------------------------

夜半深,月半明。

人行清冷却灯火辉煌的街道上雨迹残存,水光里的却不是霓虹斑斓的灯光,而是,清简至极的,月。

那带着水纹的光辉自心底冲来了回忆里的惆怅,
名曰,【相思】

模糊的记忆里,那个人半倚在橱柜边,手上捧着半冷的茶。

倦怠的声音却用着一本正经的语气,懒懒开口:

“赤羽,如果繁华是城市的终点,
那麻木是否是人性的尽头?”

赤羽停下冲泡咖啡的手,抬头看了他一眼。

“人性只是总在感性与理性中辗转,而麻木则是失了本心,”他低下头,将鬓角的细碎发丝轻轻夹到耳后,继续看着他那被充斥着疲惫气息的香苦咖啡。

“那已经不是人性了。”

------------------------------------------
【摩天轮就像是囚笼,每一个精致的囚笼里都关着一只被玫瑰的刺扎得遍体鳞伤的金丝雀。】

那爱情会是庇护,还是伤害?

是给予对方痛苦的庇护,还是令人甘心的伤害?

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热情早已归于平淡。

当那个吻落下的时候,他不曾入睡。
而当那个人离开的时候,他不曾入眠。

【无论时间如何流转,摩天轮总是一圈一圈的转着,不曾停歇。】

一如窗外的月,圆了又缺,残了又满。

赤羽揉了揉额角,放下笔,起身打算去再泡一杯独饮的苦涩。

那被他弃下的空空白纸上,只一句

“浅酒欲邀谁劝,深情惟有君知。”

【摩天轮从来不懂爱情,亦不懂何为始,何为末,只是自顾自的转着,转着。】

【温赤】两句话的段子

我和赤羽先生可是交颈之情啊。
嗯,还是劈腿之交。

(劈腿什么的只是玩笑话,我相信不会成真的!!!

脑梗(鹅语和鹰语

论鹅语与鹰语的沟通方式
“嘘。”
“.......”


“我噶意失败的第一步。”
“啊.....”


莫名的和谐呢……(笑

【温赤/剑蝶】短段子而已

凤蝶:“嘘!我好像听到主人房里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剑无极:“麦听喽!是两个老男人床上打架的声音啦!”

【温赤】落红不是无情物


初春还未尽那薄寒,清风几分凉意,抚着花香,吹入小窗。

忽醒的那人一时愣神。

香灭帘垂春漏永,整鸳衾。

赤羽侧坐床边,手指拂过衣衫。

罗带重,双凤,缕黄金。

正是夜半月明时,小屋外露气还浓。

他拿起床头金扇,轻步踏出门栏。

而风吹散了他残留在那人掌心的温度。

------------------------------------------

半夜梦忽醒,楼外雨声静,温皇翻身而起。

窗外月光临,沈沈。

如旧。

断肠无处寻,负春心。

嘴角泛起笑意,心头却是苦涩。

罢了罢了,谁说,落红不是无情物。

披起外衣,温了壶酒,临着皎洁月色入了小院。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沈。
争忍不相寻,怨孤衾。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踏着竹叶的摩挲声伴着词咏,沙哑里带着绵绵的无奈与一丝将起未起的佯怒。

咥笑挑衅之声自不远处而来“好一首闺怨。温皇先生夜半雅兴不减啊。”

温皇放下酒壶与烧炉,欣然落座。
“月色皎皎,正配此时。”

而赤羽站在石桌另一边逼近了几分。

“这月光一照,倒着实让吾看清,温皇先生,确实有仲姿之貌。”

切近的距离,温皇能清楚的看见他眸中印着秋水万千,炯炯如灯。

笑意掩住眼底翻涌而上的情欲。
“哎呀,那可希望赤羽大人不会有杞梁之命啊。”

赤羽轻哼一声,执了酒杯,未再回应。

虽是无言,温皇心下却了然。

【落红,向来不无情。】

诗梗:两首诉衷情来自五代十国顾夐。
落红不是无情物来自龚自珍己亥杂诗其五。
仲姿是孟姜女别名,杞梁是她老公,故事大家都知道的。

飞速码完的一遍过脑文,请不要太在意细节。

【负能量,对不起。】

新周边,真好看!赤羽大人美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