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昙楚】红尘酒香4

【江湖多涛涛,人间值一笑】
风声乍起,再度卷起一股酒香,泛入鼻中,沁入心脾。
千日甘,一口甘甜可载回忆千日,一壶佳酿配这一身潇洒傲骨,不负风流。多情眉眼专情心。
------------------------------------------------------------------------------------
“吾与你,亦与这把剑有缘。”
“有缘?”楚天行斜了他一眼,唇角含笑,“哦?......那是怎么个有缘法?”
寄昙说朗然出声“此酒名为千日甘.......”有一人曾以此酒救过我的命,这也是他最爱的酒,亦是我最怀念的味道……
楚天行微微一笑打断了他,“楚某这酒可不叫千日甘,它叫昙华遗恨。”轻盈水光的眸子就这么挟着修者,直直盯着他的眼,等待着他的答案。
修者低下眉眼,带着一丝愧疚“确是一桩憾事……”思量几时复又抬眸,“不知你是从何听来这名的”
“那给我这酒的道士说
"昙华一现,灼灼空过,不曾言之语,唯寄与花说。"
所以......”楚天行瞥开眼,望着舟过泛起的涟漪,心底莫名触动。
“吾名,寄昙说”修者牢牢盯着楚天行逃避的眼,但却失望了一瞬。“你不记得我了。”
语气绵软,却肯定。
楚天行兀得望回他,欲出声的喉中却哽住了,“我......”
不知何处流出一丝倦意,他复低下双眸,不那么理直气壮的回道“我不曾患过失忆之症。”
寄昙说眉头微簇,依旧不放的盯着他的眼睛,“是前世之事……”
楚天行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一股气来,语气一变“前世之事你怎知道!说不定是你做梦梦错了人?”
却见寄昙说依然不改姿势,盯着他的眼,“你是真不记得了,还是不愿认吾。”
明明水无波澜,楚天行却顿觉风压骤下,如临大敌,可他看的分明,寄昙说眼中的怨愤气恼并非对他,真真对他的,只有悔意与无奈。声音与心肠都在他的懊悔间软了下来,“你又怎能单凭一梦来定你一生所向,命运定天,定地,却定不了人。”
寄昙说眼中暗淡尽扫,唯余坚定“可认定你的,是吾,好友!”只“好友”两字却道一生应许,吾道只与好友伴,仗剑随行不孤影。
前世今生,吾友在旁,吾道不孤!
楚天行一愣,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轻笑着,曾经熟悉的言语脱口而出“你称楚某为好友,那楚某该叫你什么呢?”
“你可称吾"老昙"”
相视一笑,仍是不曾别般的默契,曾经的生死相离似都不复存。
斜阳这般好,虽近黄昏,明朝又复东日升。
------------------------------------------------------------------------------------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曾经的飘飘孤己之身,独独江上萍舟。
如今的温润如玉君子意,伴江湖潇洒侠客心。
明月伴沭阳,吾共与君行天下。
“老昙?”
“嗯?”
“我们似乎好久不见。”
“嗯。”我很,想你。
------------------------------------------------------------------------------------
这里还没有正式开始谈恋爱,楚甜心只是找回了一点以前的回忆和感觉,但还未完全记起,以后会完全想起来的。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

  1. Rosalie-叶澈暄 转载了此文字
    嗳…真真是昙华遗恨啊 幸好来世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