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人地】
时间线大约是
一霄梦好
⬇️
胆怯与碎片
⬇️
心跳骤停

目前看来差不多是这样的,以后可能还会在补充中间的日常什么的。


1,大概是荤的。
2,说好了不虐的,只是这一章👀
(等看完这章回去看心跳骤停会发现回忆都是刀。)

建议混合音乐食用。


Backwood lickin',
贪婪地舔舐,
Propane drippin',
氤氲的烟雾,
Cocaine sniffin',
吸食可卡因的嗞嗞声。

------------------------------------------
酒吧的灯光令人恍惚,

迷醉沉沦。

那是非常君第一次真正的触碰到“那个人”


无法遏制的触碰欲望从心底涌出,

叫嚣着,渴求着接近,

像毒品,致命的吸引。

“你是......永夜?”

地冥愣了愣,唇角含笑,
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
“不错,是我。”

烟熏妆下的黑眼圈显露着疲惫,
显得脆弱异常。

有些过白的皮肤在昏暗阑珊的灯光下尤为引人注目。

这一切都让非常君忍不住
挂上习惯的微笑,
戴上假意的温柔,
伪装出他想要的暖意,

“你好,我是人觉。”
势在必得。

We rule the world,
我们统治世界,
just you and I,
只有你我的世界。

肌肤相触,却是心跳加速。

好像一切失去掌控。

“我.....”

终于见到你了……

[浅酒欲邀谁劝,深情惟有君知]

沉迷于色,情无可收。

------------------------------------------

[当你的手触上我的肩膀,我的心脏开始颤抖。]

地冥不记得那夜喝了多少酒,说了多少胡话。

只记得那天的心跳,快得发烫。

或许是醉意,或许是,心动?

唇角挂起不屑的笑意,心里却认真的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呢?

为什么....

因为早知道不懂挽留

因为早知道不会停留

因为早知道没有以后

------------------------------------------

Key's in the ignition,
五光十色的幻觉,
Nightmare I'm whippin', yeah,
我手里炮制出梦魇般的毒药。

非常君吻上他的侧颈,

地冥看着他的眼里醉意朦胧

“你喜欢我吗?”

答者笑意温润,“当然。”

地冥盯着他的双眼“喜欢什么?”

非常君捧起他的脸,笑道“你很好看。”

轻轻念道“你哪里都好”

带笑的眉眼弯弯,

昏暗的灯光下非常君看不见他眼底的冷意。


可他知道他的不安。

唇吻上的指尖,

“我不会走”

地冥的心脏在狂跳,

“永远不会走”

他却能感觉得到掌心下的那颗心脏平稳如初。

[这就是承诺。]

[理智又冷静。]
------------------------------------------
炙热的欲望相贴,

犹如毒品,

We need no referee,
我们不需要判断对错,
We do whatever we wanna do,
我们想干什么都可以,
Only touch me if I want you to,
我的身体任你抚摸,
Cocaine sniffin', got my...
吸食可卡因的嗞嗞声。


手掌抚过之处,泛起热意。

一如窗外的梅雨,

缠绵地令人喘不过气,

又燥热地恰到好处,

水汽伴着热意蒸腾而上,

点燃酥麻的情欲。

And I'm propane drippin',
我被氤氲的烟雾环绕,
My cocaine sniffin',
吸食可卡因的嗞嗞声。

欲望钻进身体,

无穷的快意和被占有的重量压迫得地冥不停喘息,

占有欲催使着来自本源的欲望,

想要牢牢抓住这一切。


It seems like we've been losing control,
似乎我们都已失控,
Somebody tell me I'm not alone,
有人告诉我我不会孤独一人。



地冥喘息着,手里攥着被角。

感受着体内的欲望细细的摩挲敏感之处,

快意渐起,再没有心思压抑令人羞愤的呻吟。

非常君抚摸着他的指隙,吻上他的颈窝。

舔舐着他敏感的耳垂,

听着他在耳边止不住的低吟。

生香活色不过如此。



欲望渐浓,沉醉快意。

力道逐渐不受控制,一再加大。

深入,深入,再深入。

由内而外的占有,

想要全部映刻上专属的烙印。

非常君的手轻揉着他的腰侧,
唇齿在颈边游离。

不可遏制的颤抖,
在深渊边缘挣扎。

“呃....啊...”

身体仿佛失去掌控,

被快感的浪潮推涌着颠簸着,

除了触觉,
一无所有。

除了彼此,
一无所知。

巅峰的快感冲破了理智。

那一刻,只想沉沦。

太温柔,太让人眷恋了。

可惜最缠绵,最易碎。



非常君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后颈,轻轻说“放松。”

“我没事。”地冥闭着眼,语气平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非常君吻了吻他的颈侧,没再说什么。

拥了地冥去卫生间清洗。


------------------------------------------
【那一夜,地冥还记得他半夜惊醒时吵醒了身边人,

而非常君吻着他的指尖,

“我不会走,快睡吧。”

地冥的心脏在狂跳,

可他感觉得到掌心下的那颗心脏平稳如初。

可他们都明白每一句承诺都像玻璃,脆弱又透明。】


Me and my broken heart,
我和我破碎的心,
I need a little loving tonight,
今晚我需要爱情降临,
Hold me so I'm not falling apart,
能够抱紧我这样我就不会分崩离析,
A little but I'm hoping it might kick start,
哪怕只有一点也已足够让我重新踏上人生的征程。

音乐轻轻地响着,地冥没有接起那个电话。

一如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后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

“怎么不接电话?”

地冥搅了搅杯中的咖啡,

“离得那么近,接电话做什么。”

“早上.....”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杯是给你的。”

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end👌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