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人地】每天都匆忙的普通早晨

【5:15】
“Time to for get to you,
是时候接近你了,
I'm all alone,
我寂寞难耐,
In a ghost town,
在一个幽灵镇里,
There's a beautiful madness,
在我的灵魂深处,
Inside my soul,
竟生出一个强烈的疯狂念头。 ”

闹钟的铃声响了响,地冥翻了个身揉了揉眼,脑子还在朦胧的状态。

铃声继续响着。


“And I can't stop(Stop),
但我不能停止(停止),
Thinking of you,
想你,
Are you,
你也如此吗,
My love is so wild,
我的爱如此热烈,
Please give me a sign,
请给我一个信号。 ”

【5:20】
地冥打着哈气迷迷糊糊地按下闹钟。
爬过非常君下了床。

【5:22】
趁着地冥在卫生间洗漱的时间非常君换好衣服,去了厨房给他煮了点面。
今天的早饭全都是面,邪说加一个蛋,离凡加了焖肉,习烟儿是半碗加鸡排,地冥两个蛋加肉排。

【5:30】
地冥洗漱好穿着松松散散的睡衣伸着懒腰挪到厨房“早”
非常君转过头笑了笑,给了他一个吻,“早”
然后地冥就蹲进了书房开始赶稿。

【5:45】
非常君端着刚烧好的面敲了敲书房的门,
“进来”
“还在赶啊。”
地冥又打了个哈切,“嗯”
然后非常君就坐在了书房,看一看公司的文件。

【6:24】
“父亲!早!”邪说和离凡来了。
脱了鞋的离凡把鞋一扔冲着面去了。
“离凡!”被鞋子扔到的邪说有点无语。

【6:36】
习烟儿也从隔壁过来了,“觉君早!”
非常君笑了笑,“早。”
习烟儿看了看紧闭的书房门“今天也在忙着赶稿么?”
“嗯,是啊。”

【6:57】
等邪说和离凡都吃好了,非常君拿上车钥匙,打开书房的门。
地冥还在埋头奋笔疾书,见他走进才停下手中的笔。
非常君俯下身吻上他的唇。
一个绵长的吻带着两颗心脏跳动起来。
非常君又吻了吻他的额头。“我走了。”
“嗯,好。”

【7:00】
非常君带上邪说和离凡先送了他们去学校,再自己去上班。

【7:30】
习烟儿敲了敲书房的门,“我要去上课了哦”
房里一阵乱响,地冥匆匆走出来带倒一片东西。
他撸了把头发,“等我一下,马上就送你去。”冲进卫生间,梳了梳头发,然后进卧室换了衣服。

【7:38】
打理好自己的地冥拿上车钥匙,“走吧。”

【7:47】
习烟儿的学校不远,10分钟就到了,地冥又急匆匆的开车回来继续赶稿。

【7:59】
『习烟儿到学校了,我到家了。to非常君』
『好的。赶稿加油,记得吃饭。to地冥』
『知道了。to非常君』

【8:05】
地冥又换回他的睡衣,窝回书房的软椅继续一个人赶稿的生活。


Fading in the dark,
在黑暗中隐去,
All the lights,
所有灯光,
Go down,
渐渐消泯,
I'm feeling high and drunk,
我感到有些醉意,
Close my eyes,
闭上眼睛,
And I can't stop(Stop),
我却不能停止(停止),
Thinking of you,
想念你,
Walking on a lonely avenue,
走在僻静的小路上,
Are you,
你是否也是如此。


end


歌词来自DEAMN的单曲《Sign》http://music.163.com/song/440101136/ (@网易云音乐)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