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人地】 早,安

1,糖
2,假车,不要怀疑
3,小日常
4,私设,天地兄弟
5,现代

“嗯.....是曙晨的电话....”
半睡不醒的地冥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手机。
被吵醒的非常君侧过身来,拿起手机,吻着他的耳垂,“你确定要这样接?”
地冥推开他,夺过手机“当然接,为什么不接?”
非常君却在此时飞快的按下挂断。
地冥皱着眉头“你干嘛?”
说着又想拨回去。
本来今天难得有一堂和曙晨一起上的课,想和他一起去的,也难得能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居然就这么被非常君挂了?
非常君叹了口气,难得的强势起来,“我在吃醋。”夺过手机,放在床头。
吻俯身而来,地冥挑了挑眉角,心想,这也要吃醋?
抬手拥住身上之人,也不多做解释。
任凭非常君在身上四处带起温度,褪去衣衫,亲吻越缠绵。
紧贴的肌肤热得发烫,无言之时,喘息渐浓。
大约不再只有热欲,情色起,纠缠入心。
也只有在侵入之时,才能真正的感受到彼此相属的这份情谊。



刚结束一场情事的地冥连气都还没穿匀就连忙给天迹回了个电话
“喂,帮我请个假,我今天不去上课了。”

地冥压在非常君身上,轻轻给了他一个吻,“天迹只是我哥哥,没什么好吃醋的。”又打了个哈欠,陷入梦乡。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