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温赤】玫瑰


两人在一起的时日也不短了,温皇却从未太切实的表示过什么,好像一切水到渠成。他不说,赤羽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只是日子就这样过,过了久到记不得最初。

爱情到底是什么。
赤羽从来没有细细考量过,爱情是种感性的东西,在他看来以理性来思考爱情,太过不切实际。

只是那一天,出了些“意外”

一如往常,拿着钥匙开了门换了鞋放下伞,挂起外套再锁上门。早就习惯的动作一气呵成。

餐桌上少见的摆好了晚饭,赤羽回头看了看半躺在红木沙发上的温皇,挑了挑眉
“你烧的?”
语气不以为然得好像没有看见餐厅茶几上摆的那朵玫瑰。

温皇放下手机,面上笑意依旧浅浅,“是啊,赤羽大人是不是感受到温皇的诚意了呢?”

“真是受宠若惊,”赤羽瞥了眼被精心照料插在玻璃瓶里的玫瑰
“简直惊天霹雳。”

温皇没有再答。

而赤羽自顾自的坐在餐桌一边,端起他专属的碗,默不作声。

空气一下子静了。

温皇感觉到心跳有一点点的加速。
面上丝毫不显,笑意依然。
“赤羽大人,最近还珠楼又出了些事,我.....”
“又要出差?”赤羽打断了他的话。

温皇听见他平淡异常的语气心脏莫名颤了颤。

“是啊。”

“什么时候”
赤羽夹了一筷子芹菜,看也不看他。

“今天晚上就走。”

这芹菜大概是坏了,赤羽放下筷子,嘴里的苦味却好像漫进了心里。


明明没吃几口却觉得饱了。
大概是气饱了。

他起身打算收拾碗筷的时候温皇却揽他走向一边。

“赤羽大人难得回来这么早,不如先去洗个澡放松一下。”

赤羽左手的食指掐进了掌心。

每当他难得能早回的一天,他们就会缠绵一晚,这已经快成为彼此不言而心知的默契了。

可从来不会这么着急。
“行。”

等温水从脸上冲刷滑落的时候,赤羽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几年了?五年多了吧。

而他也有五年多没在家里见过玫瑰了。

平时也都是这样,只有他早回了家他们才有时间有精力温情几分。

是他的原因吗?

或许吧。

有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压抑多年的暴躁脾气又从心底翻涌了上来。

但是想想又觉得算了。

何必呢?

七年之痒都未到,一切就已素然无味。


温皇算准了赤羽刚裹上浴袍的时间开门走了进去。

从背后抱住他,清晰地感觉到他有一丝的抗拒。

直到赤羽摸到掌心被塞进什么,低头看了一眼,

---一朵玫瑰。

那朵本来被小心翼翼插在玻璃杯里的玫瑰,现在带着温热的气息躺在他的掌心,花瓣都被揉散了几分。

他摸了摸细软的花瓣“哪来的?”
语气里是自己都未曾发现的温柔。

温皇轻轻转过他的脸,
一个浅浅的吻。
“我种的,本来一直躺在那个小阳台上,昨日台风却把花盆刮了下来,碎了一地,花却是还算完好。”

赤羽看了眼他带着划痕的手,“我怎么不知道?”

温皇笑着吻上他的眉眼,“没开花的时候你当然不认得。”

赤羽似乎闻到他掌心依稀残留的玫瑰香。

听见他贴在他耳畔说

【当我送你玫瑰的时候,你至少要知道这是爱情吧。】



其实,赤羽大人一开始是吃醋了,以为是别人送给温皇的玫瑰,但是感觉我好像没写出来那种感觉。
写完又觉得太缱绻了些,不过毕竟已经五年年的感情,自然是温和平静带着些暖意。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