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温赤】蝶与火

⚠️意识流
建议读的慢一点会比较好懂。
来着之前的短梗。

他说,“今夜的风,会很喧嚣”

蝴蝶翩然舞过烛火,焰芯轻曳。

赤羽撩了撩额边的刘海,另一只手的指尖在晶莹透亮的玻璃杯上轻抚半圈,

“是吗?”

他能清楚的看见赤羽唇角挑衅的弧度。
已凉的茶水顺喉入腹,却是灼热如斯,挑起欲念。

明明近在咫尺,却模糊的隔着淡烟,如梦似幻,好像远在千里之外。

让他,想起了那个梦,那个时隔已远的梦。
------------------------------------------
轻衫薄衣,羽扇纶巾,烛火阑珊。眼前清晰的唯有那字迹熟悉的信纸。

“飞蛾扑火”

燈火下的旖旎如煙破碎。
模糊了你的籠罩在氤氳中的面容。
纏繞指尖的髮絲漸漸消散,明明滅滅的紅,最終只剩那一點燭焰隨風輕曳。
我對你的愛,是飛蛾撲火。

“故人。”

故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心底的那团火始终悠悠的燃着,一点点温起心湖的水。把浮萍都点燃,如河灯一般星星点点燎起悸动,直至照亮那片冰冷阴暗的秋水。

让随风漂洋的浮萍有了方向--不一定是归处,但至少是前方。

蝴蝶扇起翅膀,迷幻的鳞片带着蛊惑的光芒,烁光闪动,纯净的蓝恍若深渊。

“你说飞蛾扑火,究竟是火太诱惑,还是飞蛾太盲目?”

“是该怪火太炙热,还是该怪飞蛾太脆弱?”

若是飞蛾太脆弱,那或许我这瓣浮萍不会让你那么失望。

若是自取灭亡,那就自取灭亡吧。
------------------------------------------

相拥入怀就已是错,不妨,将错就错,付心,付情,赌一个结局。

------------------------------------------

唇齿相依,似剑穿胸入腹,纠缠相杀还是缠绵不休。

十指相扣不过掠夺,相互侵犯又抚慰。

触碰抹平伤口,留下刀疤,独属的印记。

------------------------------------------

酒醒梦碎。

温皇看着赤羽低垂着头靠在他怀里的样子。

是不知从何而来的乖顺。

被撕碎的回信上是不变的挑衅语气,
“这个结局,你猜对了吗?”

他的手抚上那张熟悉的面容,心脏抽痛了两下。
嘴角輕輕的苦笑。

可我这蛾子好像把火扑灭了啊。

火舌卷上酒杯的边缘,发出细微的嘶鸣。
“你说错了,今夜的风,静谧如昨。”

温皇的手摩挲着那缕火红的发梢。

这一切都只不过是被印证的预言:
你想要的结局永远不会实现。
--唯骄傲与不屈,你无法征服。
烈火的炙热,从来不是蝴蝶能了解的,也不是他想要了解的。

飞蛾扑火,不过,自取灭亡。

烛烬,缘也尽了。

火灭,蝶亦死。

就此化为灰烬,相伴碾灭于红尘。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