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温赤】行人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

赤羽回头看他一眼,语气淡淡,
“此句确实应景。”

云烟如旧,岸边微凉的风好似把湿气吹进眼眶。
温皇摇了摇羽扇。

“不错。”
他抬头望向前方渺渺不见的彼岸。

水光湛湛,印着月华。

月又东升,温皇停下了手中的羽扇,眸光牢牢的盯着红发,
“你,当走了。”
轻的好像快被风吹散的低语。

那暗红的发丝也被风吹拂着,一次次几欲扫进眼中,等他伸手自以为抓住的时候,又悄悄飘走了。

登船了。

这是场头也不回的别离。
唇角轻笑。

行人送行人,亦当如此。

人生,从来没有回头的机会。

只是风越发凉了,带的水汽,也愈重了。

注:“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这首诗最有名的一句是这个后面的“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温皇的意思是,我们都是彼此人生的过客,行人送行人,不必沾襟。

诗句来自《临江仙 · 送钱穆父》苏轼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樽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