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空集】 小院和两双眼

小院里,男人嘴里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在门口坐着。
那小孩就搬个板凳搁在边上,也学着他翘了个稚嫩的二郎腿,叼着他的鸡腿,认认真真地啃着。
小孩望着男人,男人也转头望向他:
两双眼,对上了。笑了。

裹着秋风的阳光暖得像春天,男人好笑的看着那啃的津津有味的小家伙,“真傻。”
小孩停下手中的动作,嘴里却还嚼吧嚼吧看向男人。老被这人说傻,他心里有点难过、有点委屈,还有不服气,和幼稚的恼怒捣酱油似地搅在一起,一不小心就碰翻了,“你凭什么老说我傻!”瘪了瘪还嚼着肉的嘴,模样委屈又有点小凶。

男人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越揉越使劲,把一头的毛都蹭得乱糟糟的,脸也揉得皱起来。少年拍开他的手,“别瞎摸!”

但他不撒手,小孩只好低下头,撅着嘴轻声自己嘀咕,“要笨的....”
笨了就......
“笨了哥喜欢。”
男人说着手还得寸进尺地加了几分力道,脸上笑嘻嘻的。
小孩抬头,咽下去了肉,嘴里嚼着空气。脑袋里打着转儿,那不笨就不喜欢?“哪有人就喜欢笨小孩的!”

男人的眸子动也不动地看着他,像根锥子牢牢的把他定在原地,“所以笨不笨,都喜欢。”奇怪的是,小孩一点也不觉得痛,这锥子像扎到了心里,但一点也不痛.....
一点也不.......

这双眼对着那双眼,一样的,出奇多的相似,但没人奇怪,也没人意外。

像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不能逃脱的。

十年后,还坐在这小院里,男人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小藤椅有些老了,也吱吱呀呀地随着他晃。
长成青年的小孩闻着烟味打屋里出来,一手搬了个板凳,嘴里叼着鸡腿。
他抽出男人嘴里的烟,顺手地塞在自己日渐尖利的虎牙下,把鸡腿塞进了男人嘴里。

一屁股坐下,板凳有点老了,也矮了。
但他终究没说什么。


男人也一样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藤椅吱吱呀呀的晃,板凳却还没到晃的年纪,老实地扎在藤椅边。

习以为常的小院。
习以为常的,一样的,两双眼。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