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空集】每天与今天

男人的床靠着一扇窗,有一点点的窗沿。小孩最爱靠在上面看楼下的小路和孤单亮着的灯,一个人躲在窗帘的阴影下,隔着玻璃等男人回来。

每天每天,看着落雨的云,看着带火的霞,或是碧空万里,或是阴霾一片,小孩的手都毫不犹疑地抓着窗台的沿。
他马上就回来了。
马上。

每天每天,雨珠落在窗上的声音,啪唧啪唧敲在金属的脆响;明亮纯粹的黄、蔷薇般的清丽粉紫、明朗透彻的蓝完美融合,成为世上最美的画卷;或是碧空里飘过的丝状细云,或是暗鸦鸦沉下的天空里晃动的树叶,一切的一切小孩都如数家珍。
而对他来说,更熟悉的,是等待的心情。
他马上就要回来了。
马上!

每天每天,一样的身影从远处迈步而来,脚步声,钥匙清脆的响动,甚至每天抬头看他的姿势、笑容,都一样一样。
然后小孩就会迫不及待地打开窗上的锁,“哗”地一下拉开窗,冲男人挥挥手,再飞快地跑到门口,等他开门。

可今天的小孩只等来了拼命摇着门的台风,呼呼地推着厚重的玻璃窗。
甚至没有雷声,只是雨。

像他昨夜在书房门外听见的,男人与父亲打电话时的声音,连争吵都算不上,他只听得见男人急切而努力的劝说,急得呼吸都乱了。电话对面全是来不及反驳的滔天巨浪,一下就把他的意识冲翻,连争吵都没有力气。

小孩默默转身,端着冰淇淋乖乖端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没说。

男人也只是摸摸他的头,说出去一趟。
小孩心跳有些慌乱,欲言又止。

门照常地锁,台风裹着雨照常呼呼地在窗外喊。

每天,每天,除了今天。

小孩抓着窗沿的手松了松。
除了今天。
今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