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温赤】桂·花

万家灯火几时秋,独落江边见月愁。

重回故地,再逢故人。

赤羽心绪难宁。

“温皇先生,好久不见。”
手中金扇半掩面,眉眼半垂欲无泪。

不若初见当年的直白不讳,重回故地,呼吸间竟闻见那时不曾有的花香---是桂花。

是了,秋半了。

“赤羽大人,别来无恙啊。”
眉目印苒春秋色,一如故人旧梦时。

温皇侧坐石桌旁,桂花簌簌随风而落,染他一身红尘。

赤羽一时应答无话,只走进了几步,却闻扑鼻的花香愈浓。

---愈叫人妄图沉沦。

温皇叹了口气,看了眼驻足几步之外的红。抬手倒了杯茶,推至桌的另一岸。

“不坐下谈吗?”

花香飘散,风转了向,清冽的浓香包裹了赤羽,他的呼吸一时急促了些。
稳了稳气息,缓步落座。

“谈什么?”

他看见温皇眼里的笑意真了几分,染在他身上的花香夹杂着些别的味道,茶?


赤羽的眼中带上一丝晕眩。

“赤羽大人闻到桂花香了吗?”

低头,桂花飘飘摇摇坠入茶中,别有风味的香。

因被呼唤姓名而被拉回的一丝神志很快又淹没于那甘甜。

朦朦胧胧间勉勉强强应了一声,“嗯。”

突然逼近的侵略气势,呼吸被包围几近窒息。

赤羽愣了一瞬。

吻就这样倾然落下,被花香包围,沉溺于温柔。

过了半响,赤羽才推开温皇揽住他后颈的手。
“哼,连花香都藏着猫腻,神蛊峰还真是毒。”

温皇笑而不答,只是在一次抚上他的颈侧。

『带着迷情药的又何止是花呢?』

【月桂花语·蛊惑】

备注:短小又急促的产出,不要太在意细节。
十月后要集训了,所以最近大概会尽力把之前的梗都写掉。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