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温赤】 酒约


『曾经的邀约,今日终了。』

【劝君杯莫停,相思犹未止。】

一杯浊酒,静夜雨绵,细碎无声,却染相思渐浓。水无心,人有意,只叹得,无情不懂多情人。
【独自饮酒独自愁】
温皇复又执杯,一饮而尽。
苦酒虽穿肠,却难断相思。
冷酒温了又温,等不来的故人啊。

清秋天,风已寒,羽扇不过徒作饰。轻摇带起的气息却吹不动心池,掀不起波澜。

酒一口一口浇过愁肠,一杯一杯穿心入腹,约期已至,人却不知处。

风吹愈冷,此番料峭,却难吹酒醒。
夜不提盏,唯月独照。

错把那远楼上笼烛的一抹绛朱作了故人。

又错把风声当作茫远的楼台上轻轻悠悠飘来的呢喃细语。

“温皇?”

耳边似有似无的轻呼,仿佛有着他吐息般的炙热。

酒意翻涌而上,思绪却愈发清醒。

他还记得那天的回答,
“若有意,赤羽信之介自会回返。”
令人期待的邀约,怕是要失望了。

温皇抚了抚带着霜气的眉边鬓角,叹一声

“醉梦,难醒啊。”

------------------------------------------

【一抹相思,两处闲愁。】

自渡口刚下船上岸的赤羽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裹紧了沾着湿咸水汽的外衣,蹩了蹩眉。

海上归途凶险难料,怎知忽起的风浪拖延了航期,晚了几日。

“军师大人,可真叫温皇好等啊。”
“等一两年是等,多等一两日也是等,又有何妨?”
“确实无妨,就算是一二十年,温皇也随时恭候大驾。”
“哼!免了吧,你也没几个一二十年可等了。”
“耶~这点温皇还是等的起的......”

身影渐远,相携而去。
一如初见,从未改变。

【劝君杯莫停,相思犹未止。
故人归来日,犹记梦醒时。】
---------------------------------------


如何理解,就看各位的想法啦,可以当be,也可以当he。

今日短更,太久没产,感觉手都有点生了。
之后可能有一段时间又见不到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