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澈暄

仗助迷妹,疯狂迷恋仗助,还有米44,花京院,四蛋,屌爷,乔尼,老谢,迪亚哥,(当然还是最喜欢仗助

【温赤】关于吃醋这点小事

之前欠了好久真的不好意思啊,来自@流風 的点梗。
其他的点梗还在码,让大家久等真的抱歉啦。因为有的梗还要查点东西或者有点卡所以先上了这篇。所有梗是一起码的所以并不能完全按照点梗的时间顺序来上哦。最近画室上课也真的很累,总之就是可能还要再拖一段时间了😭
以下正文⬇️


自从上次赤羽带着剑无极回了中原并且一起住进闲云斋之后。
神蛊峰的日子就没有安静过。

“神蛊温皇!你有完没完?!”赤羽感觉自己的额角上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嘿呀!军师大人如此性急吗?”温皇轻轻抿了口茶,漫不经心的笑着。

“你是吃醋坛子长大的吗?!快把剑无极给我放下来!再搞下去你徒弟兼女婿就要上西天了!”赤羽狠狠的踹向他的轮椅,力道半分都未收敛却是不掺内力。

温皇暗自得意一时,果然赤羽还是舍不得对吾大打出手的。

而在下一秒,这“舍不得”的一脚就踹烂了他的轮椅。

叹了口气悠悠然起身躲过这已经不剩下多少力道的一脚,温皇从善如流的站在赤羽身边,

“哎呀~赤羽大人竟也为了这种货色同我这个相亲相爱了大半辈子的老情人动手,真是叫人伤感啊。”
手中欠揍的摇着羽扇。

“ 老情人?!”赤羽冷笑了一声,转瞬就是凤凰在手,“哼!伤感?你这坛84年陈年老坛醋还会伤感??”

温皇笑了笑,“这话就不对喽,温皇已年过四十又怎会是84年的?”

又用手中羽扇拨开抹着脖子架到他的肩上的凤凰,凑近赤羽耳边“难道军事大人以为,我自幼年之时便垂涎于你吗?”

“麦同我讲这些有的没的!上次在中原是俏如来,隔着一片海你也要跟我酸上杉,还有戮世摩罗!你到底有完没完?!”

想起上一次温皇同他打电话蛊时那头弥漫的醋味,还当着上杉的面讲什么

“赤羽大人今天挂电话前不按以前的习惯来了吗?”

他当时只想赶紧挂了电话了结这个麻烦,
“什么习惯!?”

“自然是每日不可少的晚安吻啊!”

“神蛊温皇!!!!!”
“咔!”手中的电话蛊应声而碎。

余光瞥见上杉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秘密的表情,那一瞬间简直就是赤羽的噩梦!

他多么庆幸剑无极拿到的傻蛊不能双向传声!不然真不知道会被这目小温玩出什么花头来!

见赤羽面色不善,温皇终于见好就收了一回,不再阻拦凤蝶靠近。
赤羽也收回了凤凰。

不远处的剑无极终于被她救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看着嘴里纸团还未取下的剑无极被强行拉走,赤羽将目光转回温皇“哼!”

“哎呀!军师大人这是何必呢?这番大动干戈,那个废物还不是挨了他该挨的打?”

“自讨苦吃的是他,但无理取闹的是你!”

“一如周瑜与黄盖,愿打与愿挨。”

“哼哼,你也想尝尝这皮肉之苦?”

“嘿呀,赤羽大人没尝过,怎这般笃定自己皮肉是苦的?”

“神蛊温皇!你想尝尝戒灵鞭的滋味吗?!”

“哦?温皇才疏学浅,于鞭孤陋寡闻,只知虎鞭鹿鞭马鞭牛鞭,不曾见试过这戒灵鞭啊。”

“呵呵呵呵,看来你虽然自知腹无经论,却是经验丰富啊!见识过不少寻常人不曾也不敢尝试的东西啊!”

“哎!那不妨由我来教授于赤羽大人如何?”

“不必了!赤羽信之介可承受不起这么来之不易的经验!唔!...嗯?!神蛊温皇!你要做什么!!!朱雀天火!!!!”

.........

今天,神蛊峰的日子依然在不安静中度过了。

“哇!主人那边又传来奇怪的声音了!我得去看看!”
“不行不行都说了是他们俩在打架了!麦去啦!!”
“为什么?”
“呃!男子汉大丈夫,打架当然不希望被人围观,嗯,总之你听我的就对啦!”

评论(11)

热度(37)